歡迎光臨品牌教育網! [會員登錄] [免費注冊]

全腦教育,教育改革的必然出路

品牌教育網 | 時間:2019-09-18 18:21:42 | 文字選擇:

[摘要]右腦教育起源于日本,早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日本教育家七田真就提出了右腦教育,并逐漸有了一些右腦教育理論和成果。

一、教育改革的出路在哪里?

  一個農民耕種十畝田地,負擔過重,怎么辦呢?耕種一畝,荒其九畝,負擔一下就減下來,這種減負方法我們稱之為“絕對減負”。目前我國中小學生學習負擔過重,苦不堪言。怎么辦呢?減負。怎么減呢?于是各種各樣的減負的方法相繼發明出來了:有規定學生在校學習時間不準超過八個小時的;有規定不準老師給學生布置過量課外作業的;有規定學校不準給學生購買教輔讀物的......如此的減負措施可謂良苦用心!但它給我們的學生是否真正減負了呢,效果可想而知!

  隨著社會的發展、人類的進步,科技知識、文化財富積累越來越豐富,尤其今天,我們已跨入了一個信息爆炸、知識快速更新的時代,每一代人都必須掌握比其上一代人更多的知識技能才能適應時代的需求,才能生存下來。優勝劣汰,適者生存,這是自然法則。因此,教育的任何“絕對減負”措施都是行不通的。尤其是在今天的中國,中高考的指揮棒仍操縱著中國教育的方向。

  教育“相對減負”是減負的 出路。一個農民耕種十畝田地,負擔過重,怎么辦呢?耕地用拖拉機,播種用播種機,收割用收割機......提高其耕作能力,負擔自然減了下來。這種減負的方法我們稱之為“相對減負”。面對今天我國中小學生學業負擔過重的問題,通過教師提高教學效率,注重開發學生智力,提高學生的學習能力,實施“相對減負”是實現真正減負的 出路。

  我國改革開放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許多行業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可唯獨關系國計民生的教育這一行業仍不令人滿意。教育改革的口號喊得很響亮,也喊了很多年,但至今沒有實質性的改革新措施和成果。

  從1999年6月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進素質教育的決定》來看,我國教育正面臨從觀念到制度一次根本改變。一提高人的素質,重視人的發展為根本目的素質教育是改革傳統教育的新嘗試。

  如何推進素質教育?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在1998年教育工作會議上講道:“素質教育要開發右腦,開發右腦比開發左腦的作用還要大,現在再不進行素質教育,就到了一種極為危險的地步,這里,我用“極為”兩個字。我們很多的應試教育開發的是左腦,現在到了開發右腦時候了。深層次的思考,深層次的記憶,永久性的記憶靠右腦,而我們恰恰忽視了右腦的開發,多用右腦,多訓練右腦可以事半功倍,所以從事教育工作者要很好地研究右腦。有人說下個世紀的十年是大腦開發的十年,哪個國家在這個問題上有突破,哪個國家就會有活力。而我們中國有先天的優勢,因為我們是形象文字,象形文字,象形文字本身就是用的右腦,但是,我們沒有自覺地開發。

  學校教學是教育工作的主要組成部分,改革教育 根本的是改革學校教學,改革學校教育 根本的是改革老師教和學生學的大腦思維方式,提倡開發大腦進行全腦思維教育。

  其實,學習包含“學什么”(教材)和“用什么學”(大腦)兩個問題,教育改革現在比較重視的是學生“學什么”這一個方面的改革,諸如教材的不斷革新,多媒體教學手段的普及,減輕學生學習負擔。而忽視了學習的另一個根本的方面“用什么學”(大腦)或者說是根本不知道教育學生怎樣用腦去學。

  隨著時代的進步,知識的更新,改革教材是應該的,也是必須的,但教材無論怎樣更新,新一代人總是要學習掌握比上一代更多的知識、技能的。所以,今天的中小學生學業負擔過重是歷史的必然,而且會越來越重,中國是這樣,其他國家也是這樣。所以,改革教材上來從根本上改革教育效果是不大的。

  知識信息的爆炸,使學生學習不堪重負,彰顯了幾千年傳統教育的弊端,人們又自然的轉向了全腦教育。對學生進行右腦開發,實施全腦教學,正是對學習的“用什么學”(大腦)這一學習根本問題的改革。

  凡是教育中表現優秀的教師其授課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創設情景,引導學生想象”,讓學生運用形象思維能力來學習,其實這就是一種右腦開發。教育名家魏書生在這方面是做的很好,為廣大教師樹立了榜樣。

  開發大腦潛能、提高學生智力不僅是減輕中小學生學習負擔過重的根本出路,同時也是教育改革、實施素質教育的一條出路。傳統教育注重了對知識的傳授,忽視了對學生智能的開發與應用,而全腦教育不僅從根本上提高學生的智力素質、同時能提高學生的身體素質、心里素質和行為素質,真正實現了素質教育。

  二、右腦教育的起源與發展

  右腦教育起源于日本,早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日本教育家七田真就提出了右腦教育,并逐漸有了一些右腦教育理論和成果。目前日本已有數百所學校采用了七田式右腦教學法。他的教育理論還遠播美國、東南亞以及韓國等地,在國際上產生了廣泛的影響。七田式右腦開發教育法已被“世界學術文化審議會”評為“21世紀更優秀的教育理論”,同時也被“世界知識財產登記協會”登記為“世界知識財產”。

  1981年諾貝爾生理學醫獲獎者,美國的斯佩里博士,通過四十多年的潛心研究,推翻了傳統人類對大腦的不當認識。他的著名的裂腦實驗證實了大腦左右兩半球的功能不對稱性,左腦和右腦分工不同,它們既可以統一合作。又可以各行其是。人類右腦蘊藏著無限的潛能,有難以想象的強大功能。從此,人類對右腦的研究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1996年,美國率先推出了全國性的腦科學計劃,把1990至2000年命名為“腦的十年”,并制定了以開發右腦為目的的“零點工程”。美國“腦的十年”計劃推出后,國際腦研究組織和許多國家的相應學術紛紛響應,推動“腦的十年”計劃成為世界性的行動。兩年后,歐洲出臺了“歐洲腦的十年”計劃。

  1996年,日本開始啟動為期二十年的“腦科學計劃時代”。2003年1月,啟動了“腦科學與教育”研究項目,逐步構造理想的教學方法和教學體系。到今天,日本從事腦科學研究的人員達一萬多人,出現了許多像七田真、春山茂雄這樣的著名的右腦開發專家,右腦教育呈現“全民普及”的態勢。

  美國總統克林頓曾指出,在全球范圍內應刮起一場“右腦風暴”,可見,如今這場風暴正漸漸刮起。

  三、大腦進化與右腦開發

  通俗的講,開發右腦的潛能就叫右腦開發,右腦開發一是開發右腦的“才”;二是開發右腦的“能”,合稱開發右腦的“才能”。

  人類今天作為自然界更高級的物種,是長期進化的結果。自原古的爬蟲動物的出現到今天已有二億多年的進化史。進化是物種為了生存與大自然和自身不斷斗爭的結果。在這漫長的進化過程中,人類今天稱雄自然界靠的不是肉體,而是智慧。一個人擁有的智慧不全是后天學來的,其中有些是靠遺傳生來就有的,是數萬年的老祖宗智慧的遺傳。這種遺傳主要是本能的遺傳。

  美國馬里蘭州國立精神衛生研究所大腦進化和行動研究室的伯爾.D.馬克林博士在總結有關文獻以及對動物人類進行觀察的基礎上,于1970年發表了他的“三重腦理論”。他指出人類的大腦按進化史來劃分為爬蟲類的腦(古皮層即腦干)、哺乳類的腦(舊皮層)、人類的腦(新皮層)三重構造、爬蟲類如蛇、蜥蜴、烏龜等動物,這類動物的大腦僅僅一個小腦干,它們也不具有像人類一樣的語言交流能力,但是他們有別的通信手段,能夠知道同類的意思,這就是“心靈感應”,現代科學把它們這種思維活動稱為波動語言。這類動物能夠感知即將要發生的自然災害,靠的也是這種波動思維功能。人類大腦首先是由腦干部分(古皮層“爬蟲類的腦”)開始進化的,所以人類的腦也是應具有這種波動思維功能和波動語言交流能力的,只是長期不用退化和潛藏了。

  現實生活中,“心靈感應”的波動語言交流現象是每個人都會遇見的,尤其在親人之間時有發生。當一個孩子有生命危險時,不在孩子身邊的父母都會有所感應的現象(莫名其妙的不安),在生活和電視劇中常常可見。

  在爬蟲類的基礎上,哺乳類動物的腦發展起來。這類動物的腦在爬蟲類動物的基礎上又發育出新的一層,新的一層腦神經中也有通信手段,能夠記憶和思考,這個通信手段就是想象(想象心像化和波動心像化)。爬蟲類的大腦和哺乳類的大腦之間有一條很寬的信息傳遞通道,所以哺乳類動物能夠自由靈活的運用心靈感應和想象,狗和貓等哺乳類動物雖然沒有語言,但是他們能夠明白同類的意思,就是因為能夠使用心靈感應語言和想象語言。這類動物對自然災害的預先感知比爬行動物更強更準確,他們不僅能感知,而且能判斷是哪種自然災害。

  人類大腦的舊皮層的想象思維功能要優秀于動物的大腦的想象思維功能,人類不僅擁有想象心像化和波動心像化思維功能,在想象思維的基礎上又進化出聲像(把聲音、文字心像化)思維功能,即它可以把聽到聲音和看到的文字的心像化。同時,人類在百萬年的運用大腦聲像思維的過程中記憶儲存了豐富的自然圖像和聲音(音樂),并代代遺傳了下來,這種遺傳下來的“音像智慧”一旦在某一個人身上發揮作用,這個人便可在音樂或者美術領域無師自通。這就是為什么從古至今,無師自通的智障天才們大多是音樂天才和美術天才,而其他領域幾乎無人的原因。右腦開發較好的學生往往在聽故事或讀文章的時候,不僅能看到圖像,聽到聲音,有時還能聽到動聽的優美的音樂(佛教不明白這種音樂來自何方,稱其為天外來音),這也是人類這種“音像智慧”遺傳的現實證明。

  人類的大腦新皮層與左右半球之間有一腦溝,溝底有無數神經纖維束連接左右兩半球。因為在腦干(爬蟲類的腦)的右半球中存在著一條粗大信息傳遞回路,可以和舊皮層進行通信,而舊皮層(哺乳類的腦)的右半球中存在著一條細信息傳遞回路,可以和新皮層(靈長類的腦)進行通信,所以右腦具有下位層腦的聲像思維和波動思維功能。而左腦由于與舊皮層之間沒有相同的信息回路,所以左腦沒有下位層腦的機能,所以,右腦和左腦的本質功能是完全不同的。這就是為什么開發右腦可以開發大腦潛能的根本原因。

  可以推測, 早的人類應該是會使用右腦思維或以右腦思維為主的右腦人類,他們會運用大腦波動思維和聲像思維功能。后來,隨著語言文字的產生,尤其是學校教育的產生,人類對自然的認識越來越語言化、概念化、抽象化、邏輯化、數理化,這種新的思維活動左腦自然的承擔了起來,于是,原始的右腦思維逐漸轉化為今天的左腦思維。隨著語言文字的豐富和發展,語言交流逾來逾方便、快捷、準確,人類原始的右腦的波動思維和想象聲像思維功能因慢慢不用而逐漸退化和潛藏了起來。

  人類值得慶幸的,一是人類的右腦種種思維功能并沒有完全退化,而是潛藏了。現實生活中仍自然的出現了個別會運用右腦思維功能的人,他們就是生活中被我們稱頌的神童,天才。事實上,我們和他們一樣,都是天才,只是后來他們自然的會用右腦思維,發揮了他們天生的才能,而我們只動用了我們拙劣的左腦思維,荒廢了我們天生的右腦思維能力而已。

  四、右腦潛能的開發與表現

  開發右腦潛能,主要是開發右腦所具下的下位層腦的聲像思維功能。從生理角度來講,左腦有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味覺五大神經系統,所不同的是二者的功能是不對稱的,左腦的五大神經系統的語言文字思維功能因其進化的時間很短,所以其語言文字思維能力是低效的。而右腦因與大腦的舊皮層、腦干有傳遞信息的回路相通,具有下位層腦的功能。腦干、舊皮層腦思維功能的進化史已有數百年,其圖像、聲音思維記憶能力是驚人的,具有超能力,而且其五大神經系統之間的相互配合的和諧能力已達到了“自然共感”的地步,尤其是“聲像共感”更為優秀,即右腦能給看到的圖像配上聲音和音樂,給聽到的聲音和音樂配上圖像。

  右腦還能夠將收到的信息進行快速轉換,看到文字后能夠將它變成圖像,或者能夠把圖像變成文字。能夠把聲音變成圖像或樂譜。它能夠把圖像變成數字,或把數字變成圖像。能夠瞬間把點的集合(點集)變成數字,或把數字變成點的集合。能夠把聲音變成顏色,把氣味變成圖像等。

  右腦的聲象記憶能力更是驚人的,他有“錄音音像、過目不忘、過耳成誦”的本事。在生活中,我們平常人對右腦聲像思維功能的應用往往是無意識的、被動的。我們經歷的一些刺激性較強的場景和聲音會被我們的右腦記憶下來,當夜晚左腦休息時,右腦腦細胞便活躍起來,儲存在右腦中的場景和聲音便呈現出來,這就是做夢。有時候我們白天苦思冥想的事情夜晚也會以夢的形式再現,甚至是出現問題的正確答案,這也是右腦音像思維功能起作用的結果。

  事實上,科學家的發明創造,藝術家的不朽作品都是他們進入右腦思維狀態后悟創來的,這從這些“家”的個人語言中可以找到多處證明。

  右腦實際上就是一個“多媒體思維”的大腦。多媒體教學手段之所以能夠提高教學質量,不僅是因為他技術的知名,更主要的是它充分調動了右腦的聲像思維記憶的積極性。

  一些信佛拜佛的人特別“心誠”。冥想中便進入了右腦思維狀態,右腦音像思維功能便能顯現出來,于是看到了“某某神仙,某某佛”,這些人不知其中科學道理,于是便驚呼:我看到神仙了,某某佛仙顯靈了。農村中的巫婆、神漢就屬這一類人。事實上,這只不過是他們常看某神仙或某神佛的圖像記憶儲存到了右腦,然后在某進入右腦思維的時刻該圖像又呈現了出來,這跟平常人作夢一個道理。

  有人說他能跟某神仙對話,事實上他并不是跟神仙對話,而是自己的左腦跟右腦對話,每一個右腦得到開發的學生不僅可以和任意一個“神仙”對話,而且可以和右腦中呈現出來的任何一幅圖像對話。可見,巫婆、神漢的華是不能相信的,是騙人的。

  學生擁有了學習超能力,學習不再是負擔,學習變得輕松愉快。這就是教育改革的根本出路。

  魏書生老師在語文課堂中非常善于引導學生進行冥想,要求學生把文字變成畫面,想象自己進入情景之中。他在《精講學生高效學習法》一書中這樣寫到:比如學《菜園小記》,我引導學生這樣想象:先看書,看完書之后。現在大腦中放映菜園的圖像,這圖像越來越鮮艷,越來越逼真,越來越大。好像不是平面的,而是立體的,不是在我們的腦子里,而是在我們周圍。一行行的果樹下面是一片片的菜園,我們就站在菜園里,站在畦壟上,前后左右都是是嫩綠的菜苗,空氣中飄來泥土的芳香、花的芳香、菜的芳香。我問“踩上菜畦了嗎?”同學們閉著眼睛,笑瞇瞇地說“踩上了!”“聞到土香、花香。菜香了嗎?”悟性好的同學可以回憶起土味、花味、菜味。于是便答:“聞到了!”“那我們開始間苗吧!”于是同學們彎下腰去間苗。一時間課堂上充滿了愉快的氣氛。同學們在這種身臨其境的想象感知過程中,品嘗了田園樂趣,深深理解了文章的中心。

  可見,老師的這節課已起到了開發學生右腦思維積極性的作用。可見、這位被人譽為“穿西裝的孔子”的現代著名教育家的教學方法就是一種右腦教育,為廣大教育工作者樹立了學習的榜樣。

  五、右腦開發、全腦教育的內涵

  英國作家亞多里在他的《超人類》一書中寫到:“人類的頭腦中深藏著處于沉睡狀態的進化機制,隨著意識的進化,將會出現和我們具有不同意識的人類。現在的人左腦異常發達,而未來人右腦的功能將得到進化,左右腦講處于平衡狀態。”

  在人類沒有語言文字的時代,人類主要依靠大腦腦干的波動思維和舊皮層的聲像思維功能來進行思維活動,腦科學研究證明,右腦與腦干和舊皮層之間具有傳遞信息的回路,具有這兩部分的思維功能,這個時代的人類可稱為右腦人類。

  語言文字產生以后,人類對客觀世界的認識由具體到抽象,產生了抽象思維、邏輯思維、數理思維,這種新的思維活動自然的有左腦來承擔,所以隨著人類大腦的進化,學校教育的產生,人類左腦愈來愈發達,而人類的右腦功能因長時間得不到運用而退化和潛藏起來,右腦人類逐漸進化到今天的左腦人類。

  由于成年人的右腦長年不用,其功能已經退化或潛藏較深,進行開發比較困難。而幼兒、中小學生進行右腦開發就很容易。今天的右腦功能開發絕非是右腦的原始思維記憶功能的機械復活和簡單應用,而是一個右腦的天生的原始思維功能和左腦的語言文字思維功能完美融合的全腦思維過程。所以說右腦開發的過程優勢一個全腦教育的過程。

  當然我們開發右腦并不是要右腦功能取代左腦功能。而是喚醒被人們忽視的擁有巨大潛能的右腦,給人一個完整的智慧。所以我們提倡全腦教育。

  六、我國全腦教育現狀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在1998年教育工作會議上講道:“素質教育要開發右腦,開發右腦比開發左腦的作用還要大,現在再不進行素質教育,就到了一種極為危險的地步......有人說下世紀的十年是右腦開發的十年,哪個國家在這個問題上有突破,哪個國家就有活力。”

  時間飛逝,轉眼十年過去了,在這十年中,中國的改革開放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績,李嵐清副總理的素質教育問題今天是否有了答案呢?2007年4月12號《中國教育報》發表了尹文剛老師的一篇題為《尋找自身的天才特質》的文章。(尹文剛:現為中國科學院心里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長期從事人類大腦功能的研究,中國右腦教育的代表人物)文章在列舉了多例“另類天才”(又叫智障天才,即左腦智力有障礙的人成了天才。)后感慨“這些另類天才有缺陷而才華橫溢,我們自己又為何沒有缺陷卻平庸無能。”并發問“有沒有可能找到一種方法,不要讓我們的才能在大腦受到損傷后才能得以發揮出來,而讓我們正常的人,在正常的情況下也發揮出來。”

  實事求是的說,右腦教育對我們來說還是一個陌生的話題。北京師范大學哲學系博士“決勝右腦”課程的創始人包豐源老師指出“在開發人的右腦機能方面,美國、日本已取得了一定的成績,而中國在這一領域仍處于十分滯后的狀態,中國人已輸在右腦革命時代的起跑線上”。

  七、我國全腦教育的前景

  站在國際的歷史的高度來看,我們已輸在右腦教育的起跑線上,但是,在未來的人類教育發展史上,只要我們高度重視,解放思想,我國的右腦教育事業會后來居上,為全人類的進化做出巨大的貢獻。

  我們古老的優秀的中華民族創造的漢字是象形文字,每一個字都是對一種自然物像的描繪,本身用的就是右腦的圖像思維所創造的,這種文字也就非常適合人類用右腦去學習、思維。每一個漢字都不同于其他漢字,都是一幅特有的“圖畫”,它即可用來做開發學生右腦的圖像思維的素材,又很容易使學生在右腦中形成“文字像”。這是我們中華名字智慧的結晶,是我們今天開發學生右腦得天獨厚的優勢,是任何字母文字所沒法比的。我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是人類 寶貴的文化遺產。一部《易經》,一部《紅樓夢》讓后天“望股興嘆”。今天“國學熱”“孔子熱”的興起不是歷史的偶然,而是歷史發展的必然。

  中國傳統文化對世界各國政治、經濟、軍事及科技的影響舉世矚目,其實中國傳統文化中更不乏先人們對我們人類開發自身潛能的精辟見解和有效方法。日本七田真的七田式右腦開發技術其實就淵源于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

  中華民族是一個古老優秀的民族,民族智慧代代相傳,隨著全腦教育的發展,這種優秀豐富電費民族智慧將會重現輝煌,中華民族將會偉大復興。

  傳統的應試教育已走到盡頭。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教育的改革迫在眉睫。窮則思變,一些優秀的教育工作者在教育改革的探索中已做出一定的成效。

  歷史將會證明: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

本文內容來源于:品牌教育網 責任編輯:白宇
行業熱門品牌 更多查看 >

【精華在線加盟】初中高課外培訓教育

品牌名稱:精華在線

投資金額:10萬以下

行業分類: 全科輔導 在線教育

店鋪面積:60平方米以上

超能金腦提高快速記憶力加盟

品牌名稱:超能金腦

投資金額:10-20萬

行業分類: 素質教育 潛能

店鋪面積:100平方米以上

【掌門1對1加盟】

品牌名稱:掌門1對1

投資金額:20-50萬

行業分類: 全科輔導 在線教育 教具教材

店鋪面積:100平方米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