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安監人法律風險分析說幾個易錯點

作者:蘇春榮  來源:中國安全生產網 
評論: 更新日期:2019年08月25日

一、易錯語句

《企業安全生產費用提取和使用管理辦法》第八條、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二條、第十三條都有關于安全生產費用提取比例的提取標準規定,這里舉第十一條為例,其余類推。

第十一條中,機械制造企業以上年度實際營業收入為計提依據,采取超額累退方式按照以下標準平均逐月提取,以(一)、(二)項為例,其余類推。

“(一)營業收入不超過1000萬元的,按照2%提取;(二)營業收入超過1000萬元至1億元部分,按照1%提取;”

錯例:當企業年度實際營業收入為5000萬元時,便以5000萬元乘以1%=50萬元提取。

糾錯:5000萬元應分為兩部分,1000萬元部分按2%提取,另外4000萬元部分按1%提取,故提取額應為1000萬元·2%+4000萬元·1%=60萬元。

法律風險:如果該類企業年度實際營業收入為5000萬元,安全生產費用按50萬元標準提取,未達到60萬元,安全投入是不足的,安監部門未責令限期改正或依法予以處罰,便是失職了。

二、易錯語義

安全生產有關法律、法規、規章中關于法律責任部分的罰款處罰都會設定一定的量罰幅度,比如“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之類的,可能部分人會忽略《行政處罰法》中有關從輕、減輕,甚至免予處罰的量罰情節的規定。

《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五條、第二十七條規定了5種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的量罰情節,分別是:

1.已滿14周歲不滿18周歲的人有違法行為的;2.主動消除或者減輕違法行為危害后果的;3.受他人脅迫有違法行為的;4.配合行政機關查處違法行為有立功表現的;5.其他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行政處罰的。

提示:1.從輕處罰應當在法定幅度內選擇較輕額,而減輕處罰則應當低于法定幅度最低額,比如法定幅度為“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從輕處罰可以罰十萬元、十一萬元之類的,減輕處罰則不可以罰十萬元,必須罰低于十萬元。當然,行政處罰法關于從輕、減輕的量罰情節是完全一樣的,并未分開設置,這就給執法部門更大的自由裁量權了。2.從輕處罰并非在法定幅度的中點以下罰款,而是在實際應罰額里選擇更低的,比如某個法條規定了某種違法行為需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而執法機關查處到的某例違法行為在該種違法行為中顯然屬于非常嚴重的,本打算予以最高額處罰,就是罰50萬元,但考慮到違法行為人有主動消除危害后果的從輕處罰情節,于是決定罰45萬元,如果實際情況適宜,這是可以認定為合理的。3.除了《行政處罰法》中有量罰情節,安全生產有關法律、法規、規章中也會有零散的量罰情節規定,具體應用時需要去翻看,有的還會有“從重”、“加重”處罰的情節,同樣的,從重是在法定幅度內,加重是高于法定幅度。

《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五條、第二十七條、第二十九條規定了3種不予處罰的量罰情節,分別是:

1.不滿14周歲的人有違法行為的;2.違法行為輕微并及時糾正,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3.違法行為在2年內未被發現的。

提示:除非法律條文中另作特殊概念規定,法條中的“不滿”、“不足”、“超過”、“低于”、“高于”等一般不包括本數;而“不超過”、“以上”、“以下”、“已滿”等則包括本數。剛好十四周歲的人有違法行為的,不是不予處罰,而是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法律風險:安監部門如果忽視了量罰情節,未在實踐中加以應用,對存在輕罰重罰情節而未加以適用,或者對“從輕”、“減輕”、“從重”、“加重”、“不滿”、“超過”、“以上”、“以下”等詞語的語義區分錯誤,幅度界限適用錯誤,均屬于適用法律錯誤,涉訴時會被法院判決撤銷。

三、易錯概念

錯例:社會上對“法人”一詞的理解,通常是錯的,一般會把法人理解為“法定代表人”。

糾錯:法人是民法上的概念,與自然人相對而言,自然人就是日常生活中通常所說的人,就是真實的人,而法人是法律擬制的人,不是真實的人,是一種特殊的單位,如公司,法律之所以擬制這樣的法人,是為了讓這種特殊的單位像自然人一樣享有權利、承擔義務,并有行為能力,能承擔責任。法人可以分為營利法人、機關法人、事業單位法人、社團法人等等。而法定代表人是代表法人的那個自然人,比如某某公司在工商注冊登記時把某某董事長登記為法定代表人。社會上可能會把某某董事長理解為該公司的法人,這是錯的,應該是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該公司本身就是法人。

提示:法人的法定代表人以法人名義進行的行為后果,該法人依法應當承擔。比如,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該公司名義在外與別的公司簽訂合同,合同中沒有蓋該公司的公章,但是有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簽名,該公司是要依法對該合同承擔責任的,并可以依法享有該合同中的權利。

法律風險:安監部門監管企業安全生產,如果在有關文書中把“法定代表人”誤寫為“法人”,將可能起不到應有的法律效力。比如某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某某到安監部門作筆錄或簽有關文書,筆錄或有關文書中卻寫某某公司的法人某某,如果其拒絕簽名,而執法人員記錄下拒絕簽名的情況(如果有簽名,也許筆跡鑒定確實為其本人所寫,可以以此斷定為“法人”二字為筆誤,也許還有自圓其說的更大傾向),恐怕在是否發生法律效力問題上會有爭議,因為法人是單位不是真實的人,語句本身已經是病句,涉訴時要叫司法機關認定為有效恐怕有風險。
?

網友評論 more
創想安科 |  網站簡介 |  會員服務 |  廣告服務 |  業務合作 | 提交需求 |  會員中心 | 在線投稿 | 版權聲明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  安全管理網   
運營單位:北京創想安科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   E-mail:safehoo@163.com 
京ICP備1804970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57號